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黄土高原博览馆

搜索
查看: 4012|回复: 0

班佑草原第一村 曙光胜利 6)、长征故事 《七根火柴》

[复制链接]

57

主题

57

帖子

2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1
发表于 2014-9-28 16: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奔腾黄河归大海

长篇连载(47)







胡家燕  编著


目次

第三部、黄河上游

十、九曲黄河第一弯

1、九曲黄河第一弯  2、玛曲县阿万仓乡  3、若尔盖县唐克乡  4、玛曲县  5、白河


6、黑河 1)、黑河水系  2)、若尔盖县  3)若尔盖县景点   4)若尔盖县寺院  达扎寺  达金寺  求吉寺  班佑寺  哲蚌寺  苟象寺  尼尔西寺  罗尔格寺  詹巴寺   5)、红军在若尔盖    班佑寺巴西会议旧址   包座战役遗址   班佑草原第一村   曙光胜利    6)、长征故事   《七根火柴》



班佑草原第一村(图片2553~2558),红军过草地时经过的第一个有人烟的村庄,因此得名“草地第一村”。当时班佑村有70多户人家,属草地比较大的一个村寨,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在班佑寨牧民的冬季定居的牛粪糊制的房子中留宿。现在国道213线贯穿班佑村,全村有246户1249人,也是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村。
1935年8月23日,叶剑英率领右路军先头部队在班佑南边贡巴龙山一带与草地十二部落土官泽旺扎西纠集一千多人的藏骑兵相遇。24日晨,红军发动进攻,经两小时激战,击溃藏骑兵,攻下贡巴龙山头, 乘胜占领了班佑。此役让红军改变了原定北出草地到甘南的行军线路,向东取道出草地进入巴西河谷。红军进入巴西农区后筹得了大批粮食,解决了部队进入草地后缺粮这个难以克服的问题。
据王平上将回忆,当年有七八百红军战士背靠着背相互依偎着,在艰难地走出草地后,却静静地死在了班佑河边。红30军在求吉寺与国民党军队交火,最终打开了北进通道。后来,国民党军队杀害了留在求吉寺的300多名红军伤员。只有两人躲在墙壁的夹缝中幸免于难,其中一人是时年17岁的马明村。
现在马明村的3个儿女都已成家立业,这几年,随着定居点的建设,马家人都盖起了上百平方米的新房子。小儿子马勇拥有上百头牛羊,开办了家庭旅馆,还在乡上做起了生意。
(图片2553)班佑乡卫星图。

(图片2554)班佑河。


(图片2555)草原第一村。


(图片2556)班佑村。

(图片2557)班佑村以前传统的藏族低矮房屋。


(图片2558)警民共建红色草地第一村。



光胜利(图片2559~2566),2008~2009年,开国上将王平之子范小光将军,先后两次到若尔盖县班佑村考察,遵照王平上将生前嘱托,决定在班佑投资塑一座纪念碑,以纪念1935年牺牲在班佑河对岸的700多名红军战士。

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于2011年9月28日在四川省若尔盖县班佑村建成揭幕,多位将军在内的红军后人汇聚在名为“胜利曙光”的纪念碑前缅怀先辈。75年前,近700多名红军战士在长征途中一步一摇地爬出了草地,却没能坚持走过班佑河,悲壮地牺牲了,他们带走的是伤病和饥饿,留下的却是胜利

史料记载:1935年8月底红军过草地时,由于海拔高、气候恶劣,红军队伍装备简陋,许多战士因饥饿、疾病而掉队。彭德怀率领的3军担任后卫,负责收容伤病员及掩埋牺牲人员。8月28日,三军主力走出草地到达阿西牙弄(农区)一带休整,军长彭德怀命令3军11团政委王平率一个营的兵力,带着刚刚凑集到的粮食返回草地,接应滞留在班佑热曲河那边的红军战士。王平率队走到热曲河边,用望远镜观察,见对岸至少有七八百人,背靠背坐着,一动不动。过河后才发觉,他们都牺牲了……最后发现一个小兵还有点气,但没等背出草地,也牺牲了。这是长征过草地时有史料记载牺牲人数最多的一次。

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和“胜利曙光”雕塑,是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过草地时,在班佑河畔一次牺牲人数最多的数百名红军烈士而建。

“胜利曙光”四个字由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上将题写,寓意着红军烈士带走的是伤病和饥饿,留下的是曙光和胜利。
纪念碑碑文,择自王平将军自述:“红三军在草地里走了整整七天,终于进到班佑。我们红十一团过了班佑河,已经走出七十多里,彭德怀军长对我说,班佑河那边还有几百人没有过来,命令我带一个营返回去接他们过河。刚过草地再返回几十里,接应那么多掉队的人,谈何容易。我带着一个营往回走,大家疲惫得抬不动腿。走到河滩上,我用望远镜向河对岸观察,那边河滩上坐着至少有七八百人。我先带通讯员和侦察员涉水过去看看情况。一看,唉呀!他们都静静地背靠背坐着,一动不动,我逐个察看,全都没气了。我默默地看着这悲壮的场面,泪水夺眶而出。多好的同志啊,他们一步一摇地爬出了草地,却没能坚持走过班佑河,他们带走的是伤病和饥饿,留下的却是曙光和胜利。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一个一个把他们放倒,一方面是想让他们走得舒服些,一方面再仔细地检查一遍,不能落下一个还没有咽气的同志。最后发现有一个小战士还有点气,我让侦察员把他背上,但过了河他也断气了。我们满含泪水,脱下军帽,向烈士们默哀、鞠躬告别,然后急忙返回追赶大部队。”
(图片2559)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远景。


(图片2560)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


(图片2561)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局部。


(图片2562)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局部。


(图片2563)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局部。

  
(图片2564中国工农红军班佑烈士纪念碑。

(图片2565)袁振威将军代表老红军后代讲话。

(图片2566)全体老红军后代及家人,部队出席揭幕仪式。


6)、长征故事(图片2567~2572),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在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多座雪山之后,来到泥潭遍布的大草原,留下了许多让世人永远铭记的故事。《七根火柴》、《金色的鱼钩》等人们熟知的长征故事都发生在这里。

《七根火柴故事发生在54军127师前身;发生在姜冬村。若尔盖县有很多地方都是用藏语命名,其中“姜冬”在藏语里就是“柳树林”的意思,高原的红柳林生长成低矮的树丛。

(图片2567)七根火柴的雕塑。

(图片2568)无名战士雕塑。

(图片2569)《合肥晚报》 寻访《七根火柴》的故事发生地。


(图片2570) 考证了《七根火柴》的故事后,红柳林恢复了长征时的面貌。


(图片2571)今日 姜东村面貌。

(图片2572)姜冬秋色。

《七根火柴》(图片2573~2574),1935年8月,红军在沼泽地中前行了7天7夜之后,意外地发现了姜冬村这一大片柳树林,这成为战士们难得的宿营地,这片红柳林就成了后来很多红军战士回忆中的“小森林”。

红军过草地时,杨成武红1军团第2师第4团政委,他写的《向草地进军》是红1军团第2师第4团过草地时发生的真实故事,那么《七根火柴》的创作素材就是来自54军127师长征中的真实故事确信无疑!

(图片2573)《七根火柴》宣传画。


(图片2574)《七根火柴》作者王愿坚(1929—1991年),


王愿坚以杨成武将军的《毛主席指示我们过草地》(在后来的版本里也叫《向草地进军》)中小红军郑金煜的故事为蓝本,创作出《七根火柴》。

《七根火柴全文如下

天亮的时候,雨停了。

草地的气候就是怪,明明是月朗星稀的好天气,忽然一阵冷风吹来,浓云像从平地上冒出来的,霎时把天遮得严严的,接着就有一场暴雨,夹杂着栗子般大的冰雹,不分点地倾泻下来。

卢进勇从树丛里探出头,四下里望了望。整个草地都沉浸在一片迷蒙的雨雾里,看不见人影,听不到人声;被暴雨冲洗过的荒草,像用梳子梳理过似的,光滑地躺倒在烂泥里,连路也看不清了。天,还是阴沉沉的,偶尔有几粒冰雹洒落下来,打在那浑浊的绿色水面上,溅起一撮浪花。他苦恼地叹了口气。因为小腿伤口发炎,他掉队了。两天来,他日夜赶路,原想在今天赶上大队的,却又碰上这倒霉的暴雨,耽误了半个晚上。

他咒骂着这鬼天气,从树丛里钻出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一阵凉风吹得他冷不丁地连打了几个寒战。他这才发现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

“要是有堆火烤烤该多好啊!”他使劲绞着衣服,望着那顺着裤脚流下的水滴想道。他也知道这是妄想——不但现在,就在他掉队的前一天,他们连里已经因为没有引火的东西而只好吃生粮了。可是他仍然下意识地把手插进裤里。突然,他的手触到了一点粘粘的东西。他心里一喜,连忙蹲下身,把口袋翻过来。果然,在口袋底部粘着一小撮青稞面粉;面粉被雨水一泡,成了稀糊了。他小心地把这些稀糊刮下来,居然有鸡蛋那么大的一团。他吝惜地捏着这块面团,一会儿捏成长形,一会儿又捏成圆的,心里不由得暗自庆幸:“幸亏昨天早晨我没有发现它!”

已经是一昼夜没有吃东西了,这会看见了可吃的东西,更觉得饿得难以忍受。为了不至一口吞下去,他又把面团捏成了长条,正要把它送到嘴边,蓦地听见了一声低低的叫声:“同志——”

这声音那么微弱,低沉,就像从地底下发出来的。他略略愣了一下,便一瘸一拐地向着那声音走去。

卢进勇蹒跚地跨过两道水沟,来到一棵小树底下,才看清楚那个打招呼的人。他倚着树根半躺在那里,身子底下贮满了一汪浑浊的污水,看来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挪动了。他的脸色更是怕人:被雨打湿了的头发像一块黑毡糊贴在前额上,水,沿着头发、脸颊滴滴答答地流着。眼眶深深地塌陷下去,眼睛无力地闭着,只有腭下的喉结在一上一下的抖动,干裂的嘴唇一张一翕地发出低低的声音:“同志!——同志!——”

听见卢进勇的脚步声,那个同志吃力地张开眼睛,习惯地挣扎了一下,似乎想坐起来,但却没有动得了。

卢进勇看着这情景,眼睛像揉进了什么,一阵酸涩。在掉队的两天里,他这已经是第三次看见战友倒下来了。“这一定是饿坏了!”他想,连忙抢上一步,搂住那个同志的肩膀,把那点青稞面递到那同志的嘴边说:“同志,快吃点吧!”

那同志抬起一双失神的眼睛,呆滞地望了卢进勇一眼,吃力地抬起手推开他的胳膊,嘴唇翕动了好几下,齿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不,没……没用了。”

卢进勇手停在半空,一时不知怎么好。他望着那张被寒风冷雨冻得乌青的脸,和那脸上挂着的雨滴,痛苦地想:“要是有一堆火,有一杯热水,也许他能活下去!”他抬起头,望望那雾蒙蒙的远处,随即拉住那同志的手腕说:“走,我扶你走吧!”
那同志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没有回答,看来是在积攒着浑身的力量。好大一会,他忽然睁开了眼,右手指着自己的左腋窝,急急地说:“这……这里!”

卢进勇惶惑地把手插进那湿漉漉的衣服。这一刹那间,他觉得同志的胸口和衣服一样冰冷了。在那人腋窝里,他摸出了一个硬硬的纸包,递到那个同志的手里。

那同志一只手抖抖索索地打开了纸包,那是一个党政;揭开党证,里面并排着一小堆火柴。焦干的火柴、红红的火柴头簇集在一起,正压在那朱红的印章中心,像一簇火焰在跳。

“同志,你看着……”那同志向卢进勇招招手,等他凑近了,便伸开一个僵直的手指,小心翼翼地一根根拨弄着火柴,口里小声数着:“—,二,三,四……”
一共有七根火柴,他却数了很长时间。数完了,又询问地向卢进勇望了一眼,意思好像说:“看明白了?”
“是,看明白了!”卢进勇高兴地点点头,心想:“这下子可好办了!”他仿佛看见了一个通红的火堆,他正抱着这个同志偎依在火旁……

就在这一瞬间,他发现那个同志的脸色好像舒展开来,眼睛里那死灰般的颜色忽然不见了,爆发着一种喜悦的光。只见他合起党证,双手捧起了它,像擎着一只贮满水的碗一样,小心地放进卢进勇的手里,紧紧地把它连手握在一起,两眼直直地盯着他的脸。

“记住,这,这是,大家的!”他蓦地抽回手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尽所有的力气举起来,直指着正北方向:“好,好同志……你……你把它带给……”

话就在这里停住了。卢进勇觉得臂弯猛然沉了下去!他的眼睛模糊了。远处的树、近处的草,那湿漉漉的衣服、那双紧闭的眼睛……一切都像整个草地一样,雾蒙蒙的,只有那只手是清晰的,它高高地擎着,像一只路标,笔直地指向长征部队前进的方向……

这以后的路,卢进勇走得特别快。天黑的时候,他追上了后卫部队。在无边的暗夜里,一簇簇的篝火烧起来了。在风雨、在烂泥里跌滚了几天的战士们,围着这熊熊的野火谈笑着,湿透的衣服上冒着一层雾气,洋瓷碗里的野菜“咝——咝”地响着…… 卢进勇悄悄走到后卫连指导员的身边。映着那闪闪跳动的火光,他用颤抖的手指打开了那个党证,把其余六根火柴一根根递到指导员的手里,同时,又以一种异样的声调在数着:

“一,二,三,四……”
长征红色旅游文艺(图片2575~2578),重温《七根火柴》的革命人生内涵。
(图片2575)女声独唱《七根火柴》。

(图片2576)白致瑶2006年拍摄个人音乐电视专辑《七根火柴》



(图片2577)合唱讲故事《七根火柴》。


(图片2578)64开连环画《七根火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黄土高原博览馆

Copyright © 2014-2018 loess.geodata.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 X3.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